深圳市人力資源管理協(xié)會(huì )

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深圳市人力資源管理協(xié)會(huì )官方網(wǎng)站.

全國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

座機:0755-8205 7929

手機:189 3883 9298


首页 >> 熱點(diǎn)資訊 >>熱點(diǎn)新聞 >> 智庫|多角度解讀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先行示范區
详细内容

智庫|多角度解讀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先行示范區

      日前,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印發(fā)《中共中央 國務(wù)院關(guān)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(jiàn)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意見(jiàn)》)。為了進(jìn)一步學(xué)習宣傳貫徹《意見(jiàn)》,中國(深圳)綜合開(kāi)發(fā)研究院召開(kāi)研討會(huì ),院內各領(lǐng)域專(zhuān)家從全球城市、深港關(guān)系、科技創(chuàng )新、城市建設、民生發(fā)展等多個(gè)角度對《意見(jiàn)》進(jìn)行學(xué)習解讀。研討會(huì )由綜研院常務(wù)副院長(cháng)郭萬(wàn)達主持,綜研院資深副理事長(cháng)、深圳市政協(xié)原副主席邵漢青與會(huì ),并對下一步研究工作提出希望。



      港澳及區域發(fā)展研究所所長(cháng)——張玉閣

      張玉閣認為,國家在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先行示范區的舉措賦予了深圳重要使命。

      第一,深圳從邊陲小鎮起步,到今日以非省會(huì )城市的身份躋身全國四大“一線(xiàn)城市”,有著(zhù)獨特的歷史擔當。別的地方做不了的事情,可以在深圳先行先試。

      第二,經(jīng)濟特區的建立其實(shí)就是一個(gè)破局的過(guò)程,需要非凡的勇氣,用膽量“殺出一條血路”。如今先行示范區的建設,需要運用智慧,要能夠平衡各種各樣的關(guān)系,并且能夠堅持以開(kāi)放作為核心戰略,以開(kāi)放促進(jìn)改革。

      第三,建設先行示范區的內涵并不僅僅包括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和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,更應該包括行政、法制和社會(huì )的全面發(fā)展。同時(shí),深圳應以香港、澳門(mén)在“后現代”社會(huì )環(huán)境下出現的一些現象為借鏡,在發(fā)展中不以GDP增長(cháng)作為唯一考量,而是更多追求社會(huì )公平正義的實(shí)現。

      張玉閣指出,本次中央《意見(jiàn)》提出要“以深圳為主陣地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(xué)中心”意義重大。以深圳為主陣地的綜合性國家科學(xué)中心建設的路徑一定會(huì )和北京、上海與合肥不同。深圳應積極發(fā)揮其在科技成果產(chǎn)業(yè)化、產(chǎn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和應用創(chuàng )新方面的優(yōu)勢。借鑒發(fā)達國家經(jīng)驗,建立產(chǎn)學(xué)研一體的良性轉化和激勵機制,將自身產(chǎn)業(yè)鏈與北京和其他城市的著(zhù)名高校和研究所對接。就深圳和香港關(guān)系,張玉閣認為,國家支持深圳建設先行示范區不應被解讀為“用深圳替代香港”,而應被視作中國嘗試豐富“一國兩制”事業(yè)發(fā)展的新實(shí)踐。



      新經(jīng)濟研究所執行所長(cháng)——曹鐘雄

      曹鐘雄從深圳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先行示范區的目標、標準和實(shí)現路徑三個(gè)方面進(jìn)行了解讀。他認為:國家對深圳的定位很高,實(shí)現相關(guān)目標的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比深圳原來(lái)的規劃提前了10年。另外,2050年成為全球標桿城市,這個(gè)目標是顛覆性的。在《粵港澳大灣區發(fā)展規劃綱要》中,對深圳的定位是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意之都,而這次的定位是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業(yè)創(chuàng )意之都,多了“創(chuàng )業(yè)”,“兩創(chuàng )”變“三創(chuàng )”了,這是一個(gè)大的變化。此外,之前的文件都沒(méi)有提全球城市的概念。其次,要系統研究全球城市的標準。目前,深圳尚未系統研究過(guò)全球城市,對于全球城市的標準也沒(méi)有達成共識。從戰略層次理解,2050年深圳不單是中國的典范,也是全球的典范,是中國模式、中國道路的典范。

深圳建設全球標桿城市要形成中國特色的標準體系分兩個(gè)維度:第一個(gè)是現代化,第二個(gè)是全球化。未來(lái)進(jìn)一步搭建海外基礎設施,連接海外人才,加快科技創(chuàng )新;加快人民幣國際化、加快文化國際化、加快民生領(lǐng)域國際化。探索具有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特色的全球城市標準體系。曹鐘雄指出:實(shí)現全球城市建設目標的路徑是制度創(chuàng )新。深圳要用足用好經(jīng)濟特區立法權,過(guò)去深圳的立法權是地方立法權,這次特別用了“變通”,變通也是一個(gè)很大的權利,更有靈活性。立法權為深圳建設全球城市提供了制度創(chuàng )新的便利,可以說(shuō)這是最大的抓手。



      金融與現代產(chǎn)業(yè)研究所所長(cháng)——劉國宏

      劉國宏從意義、舉措和保障三方面對《意見(jiàn)》進(jìn)行解讀。

      劉國宏指出:從意義層面來(lái)看,這是我國改革開(kāi)放的歷程上,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,是里程碑的標桿性事件!兑庖(jiàn)》中特別強調了要重新去探索政府和市場(chǎng)的關(guān)系。劉國宏認為:為了能夠把政府和市場(chǎng)的關(guān)系講清楚,或者把兩個(gè)更緊密的結合起來(lái),則必須發(fā)揮社會(huì )的作用。包括醫療、教育等等領(lǐng)域必須要加強社會(huì )的建設。深圳下一個(gè)時(shí)點(diǎn)的重點(diǎn)是發(fā)展更加健全的社會(huì )機制!兑庖(jiàn)》的指導思想,要堅持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改革方向。我們現在做的好多事是逆了市場(chǎng)發(fā)揮作用,不按經(jīng)濟規律辦事。一定要發(fā)揮經(jīng)濟規律自我調節的作用。

      針對國有企業(yè),劉國宏指出:這次《意見(jiàn)》里面提出“國資國企綜合性改革試驗”。國資國企是可以發(fā)揮一定的縮小貧富差距的功能。比如保障給老百姓生活,對老百姓的基礎醫療教育兜底,提供更公平、公正環(huán)境,是執政的重要基礎,能夠對社會(huì )提供基礎支撐。通過(guò)對于日本的國企來(lái)舉一反三,劉國宏認為:日本明治維新了之后,出現了很多的國有化企業(yè),然而這些企業(yè)官不與民爭利,當市場(chǎng)機制把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培育起來(lái)之后,官就退出了。所以,國有企業(yè)可以作為維護市場(chǎng)機制、培育市場(chǎng)機制的一個(gè)重要平臺。國企還是要堅持市場(chǎng)化的道路。此外,在辯證學(xué)習西方參考和比較中西方的時(shí)候也不可忽視文化差異。


      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和城市規劃中心主任——彭堅

      彭堅認為,深圳近四十年來(lái)的發(fā)展,充分顯示了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的制度優(yōu)越性。所謂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的最大特點(diǎn),就是在堅持社會(huì )主義共同富裕目標的基礎上,吸取部分資本主義經(jīng)濟體制的合理因素,從而既不走政府全盤(pán)主導的計劃經(jīng)濟道路,也不走放任自流的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道路。深圳正站在關(guān)鍵的歷史時(shí)點(diǎn)上,一方面要看到我們過(guò)去走的極端,另一方面要看到現在發(fā)達國家面臨的極端,深圳未來(lái)的發(fā)展要盡一切力量不去靠近這兩個(gè)極端,而是根據時(shí)代的要求和形勢的需要走中道,在矛盾中尋求政府機制和市場(chǎng)機制、國有企業(yè)和民營(yíng)企業(yè)之間的動(dòng)態(tài)平衡。

      彭堅指出,在“產(chǎn)、城、人”三大因素中,深圳最大的優(yōu)勢在于人。深圳要建設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先行示范區,需要進(jìn)一步吸引國內高端人才,同時(shí)進(jìn)一步鼓勵香港和國際上的優(yōu)秀人才在深圳集聚,支持未來(lái)高標準的創(chuàng )新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。另一方面,面對這種人口聚集的巨大需求,深圳必須加緊彌補一系列的民生短板。一是要加強產(chǎn)城配套設施建設,滿(mǎn)足1300萬(wàn)常住人口不同層級的需求。二是要在城市規劃和重大項目建設上搞好統籌協(xié)調,加強不同專(zhuān)業(yè)和部門(mén)間的協(xié)同,用綜合性的視角處理問(wèn)題。三是要進(jìn)一步發(fā)揮專(zhuān)業(yè)機構和智庫的作用,面對未來(lái)深圳發(fā)展的巨大需求,組建多專(zhuān)業(yè)、復合型團隊,力求實(shí)現高質(zhì)量的研究成果,提供精準的政策建議。



      公共政策與社會(huì )治理研究中心主任——王梅

      王梅認為:這次中央對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先行示范區提出了很高的標準,是綜合的標準,不管從技術(shù)層面、產(chǎn)業(yè)層面、經(jīng)濟層面,還是制度層面,都提出了要求。從民生領(lǐng)域來(lái)看,王梅認為深圳做得好的地方在于:深圳的基本公共服務(wù)均等化在走在全國前列。在深圳市民群眾都能體會(huì )到民生領(lǐng)域的公平。比如大家一直講的一句話(huà)“來(lái)了就是深圳人”,這是在戶(hù)籍身份上不會(huì )有歧視和區分,所以公平、包容是深圳在民生領(lǐng)域的一大特點(diǎn)。然而深圳在民生領(lǐng)域也面臨著(zhù)挑戰,王梅指出:未來(lái)一個(gè)時(shí)期,深圳的公共服務(wù)既要進(jìn)行規模的擴大,同時(shí)也要同步提升質(zhì)量,要在質(zhì)和量?jì)煞矫嫱竭M(jìn)行,這對深圳是個(gè)挑戰。

      此外,王梅特別強調了三點(diǎn):第一,針對《意見(jiàn)》中的“率先形成共建共治共享共同富裕的民生發(fā)展格局” ,原來(lái)講的是“共建、共享、共治”,這次還專(zhuān)門(mén)加上了“共同富!, “共同富!钡奶岢隹赡馨岛(zhù)深圳的貧富差距的問(wèn)題,對于整個(gè)社會(huì )的良性發(fā)展提出了新要求。第二,對于“民生幸福標桿”的解讀!懊裆腋藯U”主要是從公共服務(wù)方面著(zhù)手,2025年深圳的民生水平要能夠對標世界先進(jìn)城市。第三,“創(chuàng )新型醫保制度”。王梅認為:目前,深圳在醫保的支付管理方面有一些創(chuàng )新成果。通過(guò)醫保打包支付方式來(lái)引導醫療機構往保健康的方向走,即;鶎、又保健康,這種健康管理的方式,這將也是我們醫療衛生在未來(lái)的發(fā)展方向。



      可持續發(fā)展與海洋研究所所長(cháng)——胡振宇

      胡振宇認為:《意見(jiàn)》給深圳帶來(lái)了三大機遇。一是賦權的機遇,綜合性改革授權、清單式批量授權模式,這些頂層設計對深圳是重大的歷史機遇。二是提質(zhì)的機遇。深圳的硬件,特別是科研成果產(chǎn)業(yè)化走在了全國前列,但是軟件、文化、基礎研究還遠遠不足,F在提“先行示范”,證明了前四十年深圳對內示范做得較好。而對外的示范還有差距。三是擴容的機遇。一是深度“飛地”,深度一體化的模式,二是通過(guò)都會(huì )區,通過(guò)高密度軌道設施把周邊帶起來(lái),三是探索行政擴容的可行性。

      關(guān)于深港關(guān)系,胡振宇認為:《意見(jiàn)》提出的“深港互聯(lián)、互通、互認”,實(shí)際上最后是深港融合發(fā)展。四十年來(lái),深圳與香港在學(xué)習中壯大、比較中前進(jìn)、競爭中發(fā)展,深圳要跟香港的元素充分結合起來(lái)發(fā)展,這樣深圳的價(jià)值就體現出來(lái)了。他還認為,《意見(jiàn)》突出強調了開(kāi)放。要通過(guò)開(kāi)放來(lái)更大力度的推動(dòng)改革,讓潛力更充分的發(fā)揮出來(lái)。這里的開(kāi)放,包括對外接口的開(kāi)放,未來(lái)也包括虛擬空間的,網(wǎng)絡(luò )的開(kāi)放。此外,深圳還應當關(guān)注自身發(fā)展的內部不平衡性,要把《意見(jiàn)》形成一個(gè)個(gè)項目、一個(gè)個(gè)方案,這對于智庫也是一個(gè)機遇。

      產(chǎn)業(yè)經(jīng)濟研究中心主任——周軍民

      周軍民從發(fā)展歷史、核心任務(wù)、優(yōu)劣勢和落實(shí)機制的角度對深圳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先行示范區進(jìn)行了解讀。

      周軍民指出:現在歷史上是第三次確認深圳的特區定位,是中央最高層、領(lǐng)導層再次統一認識。特區不僅要繼續“特”下去,并且肩負了更高層次、更明確的歷史任務(wù),從單一的經(jīng)濟“試驗區”到綜合性的特區,包括經(jīng)濟、社會(huì )、科技、法治的先行示范區。深圳是開(kāi)放的窗口,國家的開(kāi)放新政策落到深圳是新一輪開(kāi)放政策的信號,也只有深圳才有承擔這一歷史使命的基礎。

      提升全球治理能力和全球資源配置能力是建設全球城市的核心;趯Α兑庖(jiàn)》的理解,建設全球標桿城市是最大的事情。深圳建設全球城市最大的優(yōu)勢就是擁有主動(dòng)作為、效率相當高的政府,以及相對成熟的市場(chǎng)機制。但是,深圳也存在不少亟待提升的短板。一,缺乏前瞻性、國際化的規劃。二,地方政府的透明度與國際化要求尚有很大差距。三,營(yíng)商規則與國際規則全面深度接軌,差距還很大。四,全面開(kāi)放、國際化的舉措尚待探索。五,對港澳的開(kāi)放水平有待進(jìn)一步提高。六,區域協(xié)同發(fā)展水平待有提升。此外,建立先行示范區經(jīng)驗的推廣機制。示范的含義就是要能復制深圳經(jīng)驗。要落實(shí)這個(gè)政策和目標,重點(diǎn)要有一套機制,探索這個(gè)機制是最根本性的。

      區域發(fā)展規劃研究所所長(cháng)——劉祥

      劉祥以四個(gè)轉變對深圳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先行示范區進(jìn)行了解讀。

      第一,從經(jīng)濟特區向綜合特區的轉變。根據《意見(jiàn)》,后30年,深圳要在綜合方面,特別是民生、幸福、共同富裕方面成為全國的范例、全球城市標桿。這是大的定位轉變。

      第二,從新區向舊區改造進(jìn)行轉變。深圳新的土地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了,存量改造、城市更新成為很復雜且具有戰略意義的課題,新區向舊區改造成為非常重要的問(wèn)題。

      第三,從粗放式向集約式發(fā)展模式的轉變,F在深圳面對的是土地緊約束,土地供給不足,成本的高攀,產(chǎn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進(jìn)入“無(wú)人區”。未來(lái)30年,深圳必須走創(chuàng )新驅動(dòng)的集約化發(fā)展模式!兑庖(jiàn)》也在產(chǎn)業(yè)選擇、產(chǎn)業(yè)保障、人才吸引、土地創(chuàng )新、區域合作等方面為深圳實(shí)現第二次騰飛、創(chuàng )新引領(lǐng)的方向。

      第四,從硬件設施建設向深圳特區國際品牌建設的轉變。深圳在國際上的知名度和影響力還有待提升。未來(lái),深圳要進(jìn)一步補齊國際化的硬件設施,承辦國際化的活動(dòng)、賽事等,提高國際影響力。同時(shí),還要注重深圳品牌的打造,F在國外針對中國的發(fā)展模式,提了《北京共識》的模式,其核心內容就是深圳特區的發(fā)展模式。因此,境外國家學(xué)習中國模式就是學(xué)習深圳。在“一帶一路”建設過(guò)程中,深圳要做好特區的品牌,推動(dòng)深圳企業(yè)、文化、經(jīng)濟等全面“走出去”。



(來(lái)源:澎湃)

技术支持: 晨譽(yù)網(wǎng)絡(luò ) | 管理登录
seo seo